北京【切换】

B北京

S深圳

S上海

咨询热线:15501287219
经典案例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成功案例> 经典案例> 房产被女儿套路,详细取证助老人夺回房产
相关动态

房产被女儿套路,详细取证助老人夺回房产

发布时间:2022/04/06 作者:家理律师咨询网

原告:黄大妈

原告律师:曹子燕律师

被告:黄二、孙小妹

案情简介:

黄大妈与黄大爷系夫妻关系,恩爱一生,二人共生育三个女儿,分别是黄一、黄二、黄三。房屋A系二人共同财产,一直登记在黄大爷名下。黄大爷于20172月因病去世,去世前黄大爷留下遗嘱A,将房屋留给配偶黄大妈。

黄大妈因配偶离世甚为悲痛,一直没有办理房屋过户,直至2018年她决定将房屋A登记至自己名下,却发现联系不上女儿黄二,为顺利过户房产无奈去某区法院提起继承纠纷之诉。

直至黄大妈起诉,黄二才告知黄大妈,她已将房屋A登记在其女儿孙小妹的名下。得知这一消息的黄大妈深感悲伤,万般无奈之下,撤回起诉,求助于家理律师,希望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

办案经过:

黄大妈告诉家理律师,她一直将房本妥善保管于保险柜中,万万没想到,保管多年的房本早已被黄二暗中调换,名下的夫妻共同财产也被登记在了外孙女孙小妹名下。

家理律师对黄大妈的遭遇深感同情,通过对所掌握的材料的仔细梳理,发现黄二处心积虑转移房产的行为可追溯至2012年。

2012年底,在房地产公司工作的黄二以炒房赚钱为由,带黄大妈夫妇办理委托公证,载明黄大妈夫妇欲出售房屋A,因行动不便,委托黄二代为办理网签、在合同上签字、缴纳税费等程序性事宜。

2013年,黄二与丈夫孙某办理了离婚登记,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,孩子孙小妹归黄二抚养。

2014年,黄二以孩子要上学为由,从黄大妈家中取走房本,后又归还。同年4月,黄二与前姐夫张某结婚,一个月后二人离婚,孙小妹归张某抚养,并办理公证,确认孙某为孙小妹的监护人。

2014年6月,利用张某名下无房的条件,孙小妹、张某以家庭为单位获得北京市购房资格,在未经黄大妈夫妇同意的情况下,黄二僭越代理权,擅自就案涉房屋A与孙小妹的法定代理人孙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,将房屋A转移登记到孙小妹名下。

事已至此,黄大妈无措地表示已无暇顾及黄二对自己莫大的情感伤害,希望能夺回被骗走的房产。

为了帮助黄大妈夺回房产,老有所养,家理律师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,迅速确定了办案思路。我方认为本案关键在于力证黄二代黄大妈夫妇与孙小妹签订的《存量房屋买卖合同》系恶意串通,严重损害了我方黄大妈及其已故配偶黄大爷的利益,依照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,应属自始无效。

为此家理律师与当事人进行了多次深入沟通,详细搜集证据,协助黄大妈收集到多项有利我方的证据,并制作了详细的证据清单和可视化案情流程图,完整还原黄二恶意串通进行房屋买卖的案件事实。

案件结果:

本案历经两审,最终法院判决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。

家理律说:

本案得以最大化保全黄大妈的利益,得益于家理律师清晰高效的办案策略。

第一、诉求清晰,急当事人所急

办案之初,通过对本案情况详细研究,我方很快确定了以房屋买卖合同无效纠纷为案由进行立案,请求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。

第二、分秒必争,保全财产

办案过程中,家理律师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,认为黄二恶意盗取父母财产,其行为甚为恶劣,很可能为获取利益转移案涉房屋。立案后,家理律师迅速做出反应,及时向法院申请对案涉房屋A进行财产保全,防患于未然。

第三、详细取证、层层击破对方谎言

本案难点有三:

一、对方手握老两口的公证委托书

针对这一问题,家理律师通过认真研读委托书内容,可以明确老两口对黄二的委托内容是办理程序性事务。即使黄二手握有公证委托,案涉房屋A何时卖、是否卖、卖给谁都应由委托人老两口来决定,其超越代理权限,且未经老两口追认,合同理应无效。

二、对方留有老人的遗嘱B及老人的本人委托声明,内容涉及老人对处分房屋的意见。

通过比对可知,对方提供的遗言订立日期在我方遗嘱证据的订立日期之后,对方提供的黄大爷本人委托声明中,记载房屋买卖款项已交予了黄大爷,该份遗言和本人声明可以体现房屋要留给老人的外孙女孙小妹。

面对这一窘境,家理律师详细对比黄大爷的遗嘱B和委托声明的内容,发现两者表意矛盾。结合两份材料,与其他证据材实相互印证后,可知黄大爷夫妇对售房行为根本不知情。

三、黄二的职业是房产销售,其心理素质极高,法庭之上多次诡辩,并称“过户房产是为让孩子能顺利上学”,其情可哀。

我方律师犀利反驳道,对方所言不实,通过户籍信息、房屋过户等多项证据可知,在房屋过户之前,孙小妹的户口已在案涉房屋之内,并且其户口在上学的时候早已转入其他区,其说法与事实不符。并且通过证据可知,孙小妹并未支付购房合同对价,该合同双方并未有委托存量房屋交易结算资金监管,也未约定房屋交付方式,并且约定先办理过户后交付购房款,这是明显不符合交易习惯的。另外,黄二与孙小妹系母女关系,孙小妹的法定代理人孙某系黄二的前夫,三人关系密切,恶意串通损害黄大妈及其他二继承人合法权益事实确凿。

案外说法:

据家理2020年白皮书的有关数据统计,在2019年涉及多子女争产的继承纠纷中,父母双方均已离世的情形占比为85.14%,父母一方尚在世的情形占比为14.86%;而2020年父母双方均已离世的情形占比为73.3%,父母一方尚在世的情形攀升至26.7%。这些数据说明,虽然绝大多数继承纠纷仍发生在父母双方均已离世的兄弟姐妹之间,但父母一方尚在世,兄弟姐妹就已经爆发争产纠纷的案件越来越多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实践中,不乏被继承人在去世之前通过遗嘱将遗产留给孙子女的情况,该份遗嘱极有可能引发被继承人孙子女与其他子女之间的争议,若该遗嘱因形式或内容不符合规范导致部分或全部无效,则案件情况将更加复杂。

在不少子女的认知里,父母的财产日后必然是自己的,可以随意处分,哪怕是违背老人的心愿。而这其中争议最大的当属房产,房产往往是遗产中价值最大的财产,且其保值升值空间大,不论如何分配和处理,都会对遗产继承人的利益乃至未来生活产生重大影响。家理律师建议,为避免亲人争产,情感割裂,在遭遇复杂情况时,应及时寻求专业律师的帮助。本案能圆满解决不仅得益于家理律师的敬业与专业,亦得益于黄大妈的理性和勇敢,在遭遇复杂情况时,她选择及时向律师求助,当女儿咄咄逼人的时候,她选择用法律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此案的结果,也是为黄二等随意处分父母财产的子女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,代父母买卖房产,不意味着可以随意处分,在代替父母做决定或行使权利前,与父母进行协商与沟通甚为必要,不要把父母信任与爱意变成获取利益的通道和手段。

精彩推荐